欢迎您来漳州房探网:漳州新闻 |||

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
  • 首页
  •  > 生活信息
  •  > [滚动]漳州南山文化生态园:留旧,留住“乡愁”

[滚动]漳州南山文化生态园:留旧,留住“乡愁”

2019-03-19来源:漳州房探网正文:[滚动]漳州南山文化生态园:留旧,留住“乡愁”

▲南山文化生态园里的旧水塔

台海网3月18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 “来,拍一张,真是太英俊了!”3月16日上午,在漳州南山文化生态园里,几位市民在古香古色的水塔前面“打卡”后,又连续欣赏起南湖的美景。

  这座水塔是上世纪五六十年月的产物,早已烧毁多时。兴建南山文化生态园时,像这种老旧的古建筑都被有意识地积存下来,成为生态项目的一个小景观。连年来,漳州市紧紧环绕“绿水青山即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,在都会快速成长的同时,走生态发展之路,陆续索求“生态+”模式,不论是生态项目照旧美好墟落扶植,对峙留住“旧”,保护古街、古宅、古树、古道、古井等,并赋予新功能让老修建的“生命”获得连气儿,从而留住“乡愁”。

  城市 捍卫文脉

  16日,南湖边的“洪树德陶艺展览馆”吸引了很多旅客,这个占地面积500多平方米的展馆分为上下两层,一层展厅内收藏有洪树德的近200件陶艺作品。在这个展厅内,旅客可以欣赏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陶艺作品。

  “这是一座富有闽南特色的红砖修建,是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旧厂房,富有年代感。”漳州圆山新城建设有限公司总工办主任陈湖滨说,在南山文化生态园的建设中,像这种老旧的古修建都被有意识地积存下来,举办充分的挖掘并归纳利用,有些成为文创基地,通过“生态+文化”模式,引入新业态,有些则成为一种小景观。

  “像这样的水塔,尚有三座,在南山文化生态园的后续工程中,都将留存下来,稍加革新后,成为一种人文小景观。”陈湖滨说,这一带是漳州的老家产基地,是漳州家当起源地,共有面粉厂、油脂厂、制药厂等十三个厂,俗称“十三厂”。厂房修建大都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所建,采取闽南红砖制作,后来这些老工场相继倒闭停产,许多修建、厂房都疏弃了,杂草丛生。

  南山片区举办棚户区革新及黑臭水体整治、兴建南山文化生态园时,保留有代价的建筑物、修筑物,凭据原有的肌理和气焰,如闽南红砖举办整修革新并概括利用,这些积存下来的老修建与附近的绿色相映成趣,富有漳州特色。

  烧毁厂房,有着高耸的烟囱,锈迹斑斑的机器,斑驳的砖墙另有空旷的货仓。这是谁人期间、那群人的历史痕迹,总能牵动市民的怀旧情愫。

  圆山林下生态园是依着“林下林场”而兴建的一座开放式森林公园,位于市区西南外10公里,成为市民近郊旅游的好去处。很多到圆山林下生态园嬉戏的小同伙,总会被入园口的几个宏大的、锈迹斑斑的锅炉吸引住。

  “这里原先是林场烧毁的罐头厂。”林下林场副场长吴艺东说,早已停产几十年了,从这些锈迹斑斑的设备上,或许想象到这里曾经是一个热火朝天的罐头厂。在兴建圆山林下生态园时,它们也被锐意积存下来,成为一个景观。

  在园区中“林下旧事”主题区,一幢老旧的红砖瓦房修建物,墙上还刷写着毛主席语录,墙角有充满锈斑的犁耙、风柜等,别样的古厝为生态园增添了几分怀旧的色彩。

  “这里是知青楼,那边是保存齐备的知青养猪舍。”吴艺东说,上世纪60年月末,共有多批次的知青到林下林场,在这里出产、生活,共同度过阿谁特殊的年月。

  乡村 找回记忆

  “以前是猪舍、旱厕,现在都拆掉了,建成了墟落小公园,周末还有许多城里人过来游玩。”漳浦县石榴镇攀龙村73岁的村民林耀全乐呵呵地说着村里的新变化。

  攀龙村开展富美乡村扶植中,不到半年时间,不只建起了两座小公园,脏乱差的现象也获得有效改善,村民的临盆糊口情形变得越发恬静、优美。

  在这里,记者发明不少景观是接纳很多农村废旧的构件或物品建造的,如石磨、猪槽、水缸、鼓风车等举办造景,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美感。

  攀龙村村委会主任林海云笑着说,在美丽墟落建设中,村里共拆除了将近1万平方米的猪舍、猪栏,尚有其他的草棚,于是将旧石板、砖瓦等变废为宝,作为打造景观的重要元素。

  平静县长乐乡联三村位于平静县西部,地处闽粤两省接壤处,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重点老区基点村。客岁以来,联三村修缮革命遗址,打造宏构线路。依托优越生态天然资本和富厚红色汗青文化资本大力发展赤色旅行,动员群众增收致富,探索出一条乡村振兴的新途经。

  “没有大拆大建,所有是因地制宜,科学设计。”长乐乡党委宣扬委员林明达说,计划留意传承和发展本地文化和建筑特色,加大对古遗址、古巷、古井、古树、古祠堂等的修缮和保护力度。另一方面是注重保护、留住乡愁。以修旧如旧的格局,从头修缮下坪曾氏祠堂、罗明办公旧址、安然暴动怀念馆等,增加对陂头角古村落、长乐大桥桥头500多年古榕树的掩护。

  在芗城区浦南镇双溪村,一场新村建设正在如火如荼举办中,以“统一计划选址、同一构造造型、同一立面装修”的圭表,企图扶植92套两联排三层新厝。

  “新村是在村头从头选址打算,原先的老厝及有一座清朝道光年间的土楼‘日昇楼’都按原貌扫数储存下来。”双溪村村主任梁海河说,在美丽乡村的建设中,使用原先的一些荒废地及旧物兴建了一个“忆芗公园”,现在正预备引进一些社会资金对这些旧厝启示为民宿。

  心间 留住乡愁

  “肃静!大开道!”日前,芝山镇康山村村民团聚在古迹“合宝楼”前,举办一场标新立异的民俗踩街、演出活动,眷念明代先贤林曾进士,激励后人受苦学习、拼搏搏斗。

  “由于棚户区改造及西湖生态项目建设的需要,康山村已整村迁居,但合宝楼等古迹却积存下来,今后成为西湖一景。”据康山村文化理事会相关卖力人林启章介绍,因而每年这个时候,村民们都会回到这里,用民风踩街演出的形式,弘扬优秀的祖德文化,留住乡愁。

  “将这里的知青旧居原貌生存下来,即是积存阿谁年月上山下乡时的生涯方式、糊口用品以及糊口场景。”林下林场副场长吴艺东说,客岁底,昔时到林下林场下乡的知青们还组团前来观光,看到这些旧居、旧的东西仍在,大家都很激昂,“他们大都早已退休了,但当他们来园区时,看到原先居住的屋子,原先利用过的工具都还在,非常鼓动”。

  “老厝,老宅都还在,许多乡贤回乡时,很容易找到共鸣点,找到乡愁,而乡愁正好就是关系乡贤的纽带。”浦南镇双溪村村主任梁海河说,从客岁以来,又有许多古迹有成的乡贤旋里到场扶贫及墟落振兴工作,如今由乡贤出资的“乡村大食堂”正在兴建中,建成后,村里的老人天天都能够到食堂里免费吃饭,用度全部是乡贤承当。

  “留旧,这样才有乡愁。”漳州市住建局副局长张永金说,老的构件、老的建筑,都因此前工匠的优秀作品,每个地方的民间艺术都有地域性,有根本的文化艺术代价,在城乡发展中,对于一些有利用价格的建筑物,则能够考虑保留下来,稍加革新后重用利用,对于一些既没有保存意义也没有使用代价的建筑物,在拆除时,还应注意收集一些旧构件举办充实利用。